<output id="1brjl"><sup id="1brjl"></sup></output>
<var id="1brjl"><sup id="1brjl"></sup></var>

<acronym id="1brjl"></acronym>

      <var id="1brjl"><output id="1brjl"><source id="1brjl"></source></output></var>

        首頁>企業文化>員工風采>下水道養護工的地上與地下世界

        企業文化

        員工風采

        下水道養護工的地上與地下世界

        瀏覽量:
        分類:
        員工風采
        發布時間:
        2013-12-18

        1

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干了那么多年的掏陰溝工作,我不覺得我比別人過得差,我和同事照樣很開心?!薄钚酆?/span>

          下水道,被稱為“一座城市的良心”。它對城市環境衛生的貢獻、對居民生活的影響,甚至對城市交通的影響,不言而喻。

          下水道養護工,正是這個“城市良心”的維護者。他們不僅要掏下水道里的淤泥,還得在陰暗骯臟的地下管道里清淤,面對龐大的地下排水系統,他們的單個力量顯然微不足道。但是,從昆明排水公司34名養護工人中的一個普通代表,就能看出這個群體的重要——雖然工作艱苦而平凡,也并非光芒萬丈的英雄事跡,卻每一天都不可缺少。

          這個普通代表名叫李雄厚,昆明排水設施管理有限責任公司的一名下水管道養護工。

          一干32年的“掏陰溝”工作

          拖開窨井蓋,穿上橡膠褲,下到昏暗潮濕又異味撲鼻的下水管里清淤,這是李雄厚和同事們冬天工作的常態。

          12月11日早上8點,李雄厚和往常一樣,從安康路的家中騎上自行車,趕往位于大觀橋附近的單位。

          每年的5至10月份,下水道養護工的主要工作是排水、防澇;到了冬春季節,則是疏挖下水道淤泥的最佳時期,他們要抓緊時間對轄區范圍內長達1000多公里的下水管道進行清淤,確保雨季不淹水。

          到單位后,李雄厚開著車和另外2名同事前往南強街。那一帶餐館多,下水管道里沉積了大量淤泥和油污。由于道路狹窄,專業疏挖機械無法代替人工作業,只能靠人力疏挖管道里沉積的淤泥?!邦^一天我們清理了幾處,里面淤泥多,非常難聞?!崩钚酆裾f。

          上班早高峰已過,寒風中的街道有些冷清。身著橙色工作服、頭戴安全帽的李雄厚和同事將車??吭诼愤?,戴上手套,拎著工具到達街口,開始清淤。

          李雄厚拿起拖鉤,熟練地將10多公斤重的窨井蓋挪開,瞬間一股難聞的味道從井下躥了上來。這個窨井深1.6米,與之相連的是一根管徑60厘米的地下排水管道,兩者交匯處是一個深40厘米的沉積池,也是窨井的最底部。

          “看,沉積池里的淤泥已經滿了?!崩钚酆裾f著,把長長的撈勺捅進井里,開始掏淤泥。待黑乎乎的淤泥掏上來,旁邊的同事拉開包裝袋,把淤泥倒進去濾水。淤泥里除黑泥外,還夾雜著大量筷子、竹簽、塑料袋等垃圾。

          下水道里滿是污水,泡在水里的淤泥攪動后不停地冒著黑色氣泡,難聞的臭味彌漫在窨井里。李雄厚顧不上這些,繼續使勁掏著,不一會兒,旁邊已經裝滿了四五袋淤泥,他和同事的手上全是臟污的痕跡。

          “每個井里的淤泥,少的可以撈五六袋,多的要撈上幾十袋來。在地面上打開井蓋清淤還好一些,有時候我們得下到井里,進管道里去清理,下面的臭味更濃?!崩钚酆裾f,井里空間狹小,下去后,養護工們只能彎著腰,甚至跪著,用短柄鏟子一點點把井底的淤泥鏟到桶里,吊上去倒掉。

          12月13日上午,李雄厚和兩名同事一起,到環城北路清淤。在一處機械無法打撈的窨井,李雄厚穿好橡皮褲,打開井蓋通風一段時間后,帶著鏟子和桶下到井里。井里隨處可見垃圾,還有一個裝滿物品的編織袋以及塑料袋、繩索。清淤工們打開看了一下,便丟到裝淤泥的大桶里。在這口井里,李雄厚撈了11桶淤泥。

          為了便于工作,工人們一般都是穿了防護服就下井,盡管有防毒面罩和口罩,但不是次次都用?!跋旅婧軔?,戴著口罩簡直沒法喘氣,不方便干活?!崩钚酆裾f,現在配發了氣體檢測儀器,每次下井前都得打開井蓋通風,然后檢測井下氣體,盡量減少安全隱患。

          下井后,工人們最多干半個小時就得換人。在狹窄的排水管道里,工人們平均每天要疏挖污泥1噸多。每次從井里上來后,他們的身上都是又濕又臟,頭上布滿豆大的汗珠。

          在井底究竟有多難受?都市時報記者穿戴好防護服,下到一個較小的窨井里。狹小的空間十分逼仄,很難想象如何在里面干活。管道的底部,是深近1米的淤泥,腳踩下去,人會深深地陷入其中,幾乎無法行走,眼前一片昏暗,管道里彌漫著濃烈的異味,讓人幾乎窒息。

          在管道里待了一陣,身上已經冒出涔涔汗水。覺得實在支撐不下去,我們急忙逃一般地回到地面上。而脫下護具的老李依然面不改色。長期在下水道疏挖一線工作,經受風吹日曬雨淋,他的臉龐已變得黑里透紅。下井清淤這種活兒,他們每天要做很多次,早已習慣。

          常人或許覺得在管道里度日如年,而48歲的李雄厚干這一行已有32年了。

          “活地圖”與“老排水”是這樣練成的

          好學肯琢磨,不怕苦不怕臟,不在乎別人的議論,加上有家人的支持,李雄厚一直干到了今天。

          李雄厚的工作,俗稱“掏陰溝”。自16歲起,他就開始與污濁難聞的淤泥打交道了?,F在,他是昆明排水設施管理有限責任公司的一名下水管道養護工。同事中比他年長的占多數,大家喜歡叫他“小李子”。這個對昆明十分熟悉的“小李子”工作勤勤懇懇,在同事中間擁有“活地圖”、“老排水”兩個綽號。

          這兩個綽號絕非浪得虛名。在李雄厚的腦子里,昆明市中心城區的大部分窨井在哪里、管道分布情況、排水走勢,他都了如指掌。

          李雄厚的同事回憶,剛入行時,李雄厚很多東西都不懂,他便虛心請教老職工,不懂就問、不會就學,很快就掌握了砌窨井、落水口的磚工技術,以及處理淹水點、分析淹水原因、測量污水流量、過水斷面、坡度等相關知識。

          疏挖管道的難點,一是工作環境狹窄,二是空氣污濁難聞。市區工地多,建筑垃圾和餐館、農貿市場排出的油污、雜物混合在一起堵住下水道,給下水道疏挖帶來了更大的難度。在窨井中作業,工人腰直不起、腳踩不穩,有時還得跪在窨井里,泡在污水中打撈。

          在清理附近有建筑工地的管道淤泥時,窨井里除了黑泥,底部還淤積大量沙石,有的是混凝土流入后板結在底部。盡管目前有專業的機械打撈設備,但是遇到類似的情況,必須要人下到井底,一點點清理出來?!鞍褰Y的混凝土只能用大錘和鐵桿弄碎,然后清理出去?!?/span>

          管道里遍布污物,工人們工作時,不得不忍受刺鼻的臭味,淤泥經常沾到手上、衣服上甚至臉上?!白畛舻木褪怯袔牡胤搅?,管道里分布著很多糞便?!崩钚酆裾f,每當掏到廁所附近的管道時,刺鼻的異味幾

          乎令人窒息。即使上了地面,身上的異味怎么洗都有殘留。

          工作中,手被劃傷、身上被擦破也是常事,傷口一旦感染,得很長時間才會愈合。除了臟、臭之外,管道里夏天悶熱潮濕、冬天水冰冷刺骨,工人們?;己粑兰膊?、皮膚病、風濕病、關節炎等。

          有苦,有累,但也有開心的時候。

          “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活法,我干了那么多年的掏陰溝工作,我不覺得我比別人過得差,我和同事照樣很開心?!崩钚酆裾f,自己學歷低,16歲初中畢業后就進入這個行業。當年,他在窨井邊掏陰溝覺得很不好意思,最怕遇到熟人,更怕聽到“你怎么會去干那樣的活啊”這類的話。

          然而,隨著時間的推移,李雄厚漸漸不太在意他人的看法了?!白约焊勺约旱?,別人愛怎么說就怎么說?!崩钚酆裥χf,每當堵塞的下水道被自己疏通后,心里的那種滿足感和成就感足以洗刷疲累;而居民們的感謝和夸贊,更是難得的工作榮譽。

          有一次,李雄厚和同事在書林街疏挖下水道,附近巷內住戶找到他,說院里下水道堵塞了,院壩里都是污水,希望他幫幫忙。這個院的排水溝在巷內,不屬于市政排水設施,不在他們的工作范圍內;但看到淹積水給住戶帶來不便,李雄厚下班后便帶上工具,一口氣掏挖了4個多小時,終于疏通了排水溝。住戶們在感激之余,拉著他要給錢,可他說什么也不收。

          家人的理解,也是支持他做下去的重要動力?!霸诩依?,妻子非常理解我,排水任務重的時候,經常大半夜都還沒回家;有再多的臟衣服,妻子總是忙著幫我洗?!崩钚酆裾f,他最欣慰的是妻子的支持,讓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感受到家的溫馨。

          忘掉臟與累,尋找工作快樂

          “青年路下面的管道非常寬,在里面可以推著車跑!翠湖邊的排水管道,人站在里面伸手還摸不到頂……”

          1995年,原昆明排水公司成立時,李雄厚當時所在的五華區市政養護處撤并,一部分職工分到市道橋處,一部分職工分到了排水公司。李雄厚本來被留在了道橋處,可他知道后,主動要求到排水公司繼續“掏陰溝”。同事們覺得他傻,他卻笑著說:“我舍不得20多年朝夕相處的同事,還有這個自己已經熟悉的工作?!?/span>

          “誰都想找一份好的工作,可我學歷低,即便有好工作也不一定能勝任。在這里干了那么多年,雖然很臟、很累,但我堅持下來了?!崩钚酆裾f,當初是為了減輕家庭負擔而做這份工作,但后來他覺得,不管什么工作都得有人去干,“下水道沒人疏挖,淹水了大家全遭殃?!?/span>

          回憶著剛進入這個行當的點滴,李雄厚提到的只是快樂,而對辛酸和臟累卻只是只言片語。他回憶著大家一開始時用兩輪手推車,一車一車把淤泥推到很遠的地方倒掉時,那種熱火朝天的場面,還有騎三輪車的“拉風”情景?!扒謇硗晗滤览锏挠倌?,騎著三輪車拉淤泥跑上十幾個來回,一點也不覺得累;青年路下面的管道非常寬,在里面可以推著車跑!翠湖邊的排水管道,人站在里面伸手還摸不到頂;多年前里面的水很清,還能看到魚和蝦……”說起昆明的地下景色,他如數家珍。

          如今,李雄厚平時和家人上街,都會習慣性地掃視一遍路上的井蓋,看到路上窨井蓋被盜或是損壞,他都會找來樹枝或磚頭做警示,提醒路人注意;發現路面上井蓋冒水,他也是及時看看,是不是堵塞了、問題出在哪。

          多年來,他利用節假日和業余時間幫忙清理堵塞管道,在洪水中背行人趟水等等,做了多少好事,連他自己都說不清。

          雨季,養護工人除了完成日常疏挖任務外,還要承擔防洪搶險任務,24小時待命。遇到大雨,不論白天還是黑夜,“雨情就是命令”已成為他們的職業習慣。只要有情況,工人們立刻趕往各處淹積水現場,“水不退,人不撤”,直到完成搶險任務。冬春季節,排水任務少了,他們便默默地在窨井里、管道下清理淤泥。盡管目前已有機械設備,但上千公里的管道僅靠34名養護工,任務也不輕。

          排水公司疏浚分公司的下水道養護工人們平均年齡在50.7歲。接下來的兩年內,將有7名工人退休。由于這份工作的特殊性,年輕人不愿意到這樣臟累的崗位,長期招不到新人補充,這些“老人”以后的工作任務會更重。

          目前,還算年輕的李雄厚主動擔起更多的工作,又當司機、又當疏挖工,還做專業機械操作、下井清淤、搬運淤泥、清洗,樣樣能干。

          李雄厚的默默付出,換來了大家對他的認可。1990年至2010年間,他連續20多次被評為五華區建設局、市公用局、市防洪辦、市排水公司以及社區等部門的先進工作者;2008年4月,被評為昆明市勞動模范;2011年,被評為云南省勞動模范。

          但是,榮譽并不經常被他提及。面對一個個退休的同事,在希望有新人補充隊伍的同時,李雄厚的更多希望在自己?!跋M约荷眢w好好的,把剩下的這10多年干好,堅持到退休的那一刻?!?/span>

          先進工作者、市勞動模范、省勞動模范,李雄厚并不常提及自己的榮譽。每當堵塞的下水道被他疏通時,那份成就感和居民們的感謝和夸贊,足以洗刷他工作的疲累。

        亚洲中文久久精品无码浏
        <output id="1brjl"><sup id="1brjl"></sup></output>
        <var id="1brjl"><sup id="1brjl"></sup></var>

        <acronym id="1brjl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<var id="1brjl"><output id="1brjl"><source id="1brjl"></source></output></var>